浙江在线 -- 岱山支站
乡镇巡礼:
 高亭镇  衢山镇 东沙镇 岱西镇 岱东镇 长涂镇  秀山乡
 投稿邮箱:zjdsxww@126.com
 新闻热线:0580-4406519
 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海洋文化 > 岛屿文化

夜宿凉峙
 
http://www.daishan.com  岱山新闻网     2021年11月11日 11:43    放大 正常 缩小 打印
 

  我从小院出来时,胃很胀。这几天一直在闹胃病,随身也带了许多胃药。可面对满桌的海鲜,仍抵不住舌尖上的鲜。到了衢山,才知道自己平时所吃的海鲜,根本不在一个档次。也是,离海越远,这味就越偏离。偏在调料,离在冰镇。老子曾说过这么一句话:五味令人口爽。这个爽不是爽快的意思,而是损伤。虽然用了保鲜,加了配料,海鲜的味道支离且破碎。

  所以,尽管抱病在身,依然举箸朵颐。

  我顺着灯光拐进院外的小路。海风微微靠过来,一起靠过来的还有海浪声,哗啦,噗嗤,哗啦啦……我慢慢朝南踱,跟着海浪声。

  其实,我并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在朝南走,到了衢山岛后我的方位感一直不太好,仿佛是揣着一个秘密,我不敢跟人交流岛上的所见所闻,尤其是带方位感的,比如我在山的北面看到了几十艘待发的渔船,朋友说这不是北面,是东边。我在沙滩上捡到了几块石头,有人问我哪里拾到的。我说是在东边的沙滩上。又有人嗤笑我,那不是东边,是西边。我尴尬极了,只好用吃吃的笑陪着别人的取笑。

  可这次我凭直觉海浪来自南边。我感觉到海浪把“哗”送上了岸,然后“啦”的一声滑向凉峙渔村,再“噗嗤”,轻轻一笑,像佛主拈花微笑,懂她的自然明白其中深意,或涕泪悲泣,或皆大欢喜。不懂的,只知道其名。

  很快,我走到了堤上。这是一条渐渐斜长的水泥路,隔二三米有一盏路灯,弱弱的灯光里跳跃着进进退退的海涛声,像是渔妇编织的渔网。

  是的,海浪一层上来,退去,另一层再掀上来,宛如一把梭子,穿来穿去。白天我看到过一个老婆婆,她坐在渔网上忙碌,一把像小渔船似的梭子在她手上扭来扭去,她的身后拖着一条长长的渔网。

  我惊叹于这么长的渔网,足足有一百多米。边上的朋友嘿嘿着补充,大的有二百多米。我差点惊呼。

  我印象中只有那种板筝样的渔网,两根竹杆一提,网悠悠着从水里提上来。什么样的动作,似乎标配着什么样的气场。悠悠着来的是江河,也只能网住路过的河鲫鱼,用机船拖网,一跑就十几公里,收上来的是各路鱼虾,还有螃蟹海鳗,得用编织袋装。

  我找了石阶,一脚一脚摸下去。灯光下的海浪像一块毯子,摊开,卷拢,卷拢又摊开。细细的泡沫,似乎是流苏,海滩退却后,它们嘶嘶着往沙滩里渗,一会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晚风尾随其后,打着唿哨,前前后后地跑过来。也不知它准备跑向哪里,我只觉得它完成了许多个动作,拂、吹、飘、钻……之后,它潇洒地抽身,余下的事情留给了海浪。

  沙滩上有不少石头,东一堆,西一窝,借着灯光,我一屁股坐了上去。海面有多大,对我来说已并不重要。此刻应该是我有多小。远处有三二点星火,不清楚是灯塔,还是渔火,视野里的辽阔与心里的浩瀚已浑然一体。

  我也算是长在海边,但这个边离得有点远。我既没有海边的口音,也没出过海,更没有借海而生。只是从空间概念来说我的老家靠海而已。念初中时班上有一小半人来自海边,皮肤一律是黧黑的,牙齿特别洁白,他们说话时似乎舌头在口腔里甩来甩去,而低音区始终保持在喉咙里,听上去特别粗壮,仿佛是海风在拉腔拉调。这个口音后来成为了一种身份。现在有人问起我的老家在哪里,我一说出来,别人都认为不像,一边说一边还带着肢体语言,摇头或摆手。我到底没有被海风熏染过。

  一只贝壳,不知什么时候被海浪送到了我脚边,静静地趴在沙里,尖尖的屁股朝海,诚诚恳恳。我捡起来,久久地凝视着它。我叫不出它的名字,它在海洋生物学家那里肯定有一个好听的称谓。

  或笔螺,或凤凰螺,或指不定是钻螺。吃晚饭时同桌的一个人说起过,海洋里的生物就目前所知有二万多种,光螺类就有五百多种。这个数字远远超越于陆地上的生物,何况还有隐藏于海洋深处的生物,它们虽然无名无姓,虽然玄之又玄。所以,当人在海洋面前说成沧海一粟时,其实已经很照顾人的感受了。

  “松软软的海滩哟,金黄黄的沙,赶海的小姑娘,光着小脚丫……”我突然哼起了这首老歌,大概是在初二时学唱的。我的音乐天赋一直处于粗糙的阶段。尽管我非常喜欢音乐,也学过二胡与古筝,可对音域不敏感,常常拉错调,以至于我从不敢在人前说自己懂乐器,更不敢唱歌。谁想自己居然没头没脑地唱起《赶海的小姑娘》。我唱得很起劲,“找呀找呀找呀找,挖呀挖呀挖呀挖”,一边是海浪哗啦哗啦哗,海风呼啦呼啦呼。我简直唱得有些忘乎所形。我似乎回到了少年,在凉峙虚构了一个海边的少女。

  我从石头上起身,把那只小贝壳放回沙滩。也许海浪会把它重新抱回海里,也许明天它的身边多了一个伴,在岁月的磨砺中听那潮来又潮去。我摸了摸石头,有点温热。我觉得很不好意,怀疑自己吵醒了石头。抱歉,抱歉。我差点嘀咕出来。

  返回堤岸后,我并没有直接去住宿的民宿,而是沿着另一条小路走进了村庄深处。此刻是晚上八点半,村庄里很安静,只有路灯靠着一栋栋楼,卷出一圈高一圈低的橙黄。听人说,凉峙是岱山最大的民宿集聚点,而且没有之一。旺季的时候根本要不到房间,天南海北的游客涌向这里,在这里能近距离的看到海,吃到最新鲜的海味,还有住上最干净的民宿。

  这里大多是石头房子,有可能是沙滩上的鹅卵石,也有可能取之岛上的石头,它们默默地挤在一起,似乎保持着某种期待的姿势。在屋门前大多也堆放着一些小石头,跟我刚才坐在沙滩上的石头差不多大小,形状各异,或坐或卧,或躺或靠。石墙上有的挂着渔网,有的是一艘小渔船,仿佛要趁这迷人的夜色滑向大海。海的元素,随时点缀着这里的一村一屋。

  我往回走的时候,一只螃蟹忽然跟了过来,而且非常快速地从我跟前爬了过去,前面有一盏灯亮着,它是朝灯光走的。我呆呆地看了足足有几分钟。螃蟹早淹没在夜色里,我却没来由地想来一件事。白天我看到不少家门前挂着十字架,用红色的油漆涂着,很醒目。听说这里信基督的人差不多是三分之一。岛上还有一座观音山,相传观音大士在此落脚安山,封禅做功。渔民在海上既可向上帝祷告,也可以向佛求助,无论信谁,海一样容纳。史铁生先生曾有一句话:昼信基督夜信佛。我以为这话似乎就是说给衢山听的。

  一抬头,发现自己回到了小院。哗啦,哗啦啦,我被海浪推进了房间。

 
来源:岱山县融媒体中心 作者:干亚群 初审编辑:刘王明 责任编辑:陆双燕
 

相关文章

 
推荐图片
又是一年 弹棉做被时
官山大桥换“新装”
官山通村道路工程基本完工
我县有序推进新冠病毒疫苗“加强针”接种工作
“十三五”期间 全县村级集体经济发展势头良好
让“双减”政策落地生根
走进东沙古渔镇 体验非遗文化
禁毒宣传进企业
外卖骑手学交规
青青果蔬 红红爱心
 
热点新闻
落实落细“绿色政府采购”助力“...
我县海岛“智助”诊疗服务再升级
加大教育资源供给 办好海岛优质教育
我县召开平安岱山暨法治岱山年度...
【共同富裕·我们村里的幸福事】走...
《党史上的今天》:1948年11月29...
县残联开展“看岱山 爱家乡”党史...
H5 | 收藏学习!带你了解十九届六...
办好海岛优质教育!今年岱山这项...
我县召开疫情防控工作专题会议
 

关于我们 ┃批准文号:浙新办〔2010〕11号 浙ICP备20005816号-1
电话:0580-4406519(FAX) E-mail:zjdsxww@126.com
岱山县委宣传部主管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

浙公网安备 33092102000130号

##########
<q id='vYPAEQ'><del></del></q><blink id='JJHiyrs'><option></option></blink>
    <abbr id='QwyL'><b></b></abbr>
    <label id='nClvnI'><i></i></label>
        <big id='ZbGrjhK'><center></center></big>
        <s id='pXR'><optgroup></optgroup></s><bgsound id='RhPiot'><u></u></bgsound>